快玩棋牌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棋牌资讯

棋牌资讯

棋牌江湖巨变,消失的棋牌室成就了网络棋牌

快玩棋牌网 2019-06-09棋牌资讯
麻将可能是中国流传最悠久、覆盖范围最广的群众性娱乐活动之一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近年来手机棋牌游戏迅速崛起。据艾瑞咨询2017年发布的《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行业白皮书》介绍,在2016年,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市场规模达38.4亿元人民币,而移动端用户规模已达1.57亿人。
“十亿人民九亿麻,还有一亿在观察。”

麻将可能是中国流传最悠久、覆盖范围最广的群众性娱乐活动之一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近年来手机棋牌游戏迅速崛起。

据艾瑞咨询2017年发布的《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行业白皮书》介绍,在2016年,中国地方特色棋牌游戏市场规模达38.4亿元人民币,而移动端用户规模已达1.57亿人。

2017年,这股风潮刮进了象山。



1,消失的棋牌室

和中国绝大多数地方一样,在地处东海之滨的象山,有钱有闲的人越来越多了,麻将文化有了疯狂滋长的土壤。

前些年,在象山几乎每个小区边上都能找到一个“标配”棋牌室:或隐匿在小卖部,或藏身于钟点房。最火热的时候,只要家里能腾出空间,麻将桌必定在一户人家的日用电器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……

2017年成了许多人记忆里的一个分水岭。

走在路上,很少再听到麻将机哗啦啦的洗牌声或者敲牌、推牌的吆喝声,曾经忙得脚不沾地的棋牌室老板娘,也开始朝九晚五、岁月静好起来。

“现在只要在手机上点一下链接,就能躺在床上过过牌瘾,谁还挺个腰杆熬四五个小时去棋牌室受罪呀。”

听到这话时,很难想象吴大姐一年多前还是个对智能手机一窍不通的“落伍中年”。

2017年年初,她被老同学拉进了一个微信群,并被带进了一个棋牌游戏,吴大姐第一次享受到了“科技的乐趣”。

“根本不用别人教我,这个麻将游戏的规则和我平时打的一模一样,连游戏的配音都是象山方言,一玩就上手了。”

在谈起这个游戏时,吴大姐喜形于色。

吴大姐提到的这类微信群,有着极为独特的交流逻辑。

整个聊天界面不外乎喊人、报名、链接、发红包这四种内容,几乎不存在群友闲聊的情况。

发起人“开房”,想玩的“进房”,一把麻将一般是15分钟到1个小时,手机会自动根据已有规则来判定输赢番数,时间到点后,输的玩家根据被扣点数在微信群发红包,赢的玩家只管点红包。根据不同微信群约定俗成的做法,这些点数有时会按三倍或者五倍计算。

吴大姐说,自从知道这种娱乐形式后,她就没再进过棋牌室,反正她的“老搭子”也都转到了线上“作战”。

“主力军”阵地转移,象山街街头巷尾的棋牌室在这两年也进入了频繁“换盘”的阶段,在几年前随随便便每月就能拿过万元“场地费”的棋牌室,如今每隔几个月就贴出转让公告。

李芬在半年前关掉了自己才开了五六个月的棋牌室。她家棋牌室附近有了三个居民区,也算是个“宝地”,发展却不尽如人意。

“来打牌的人越来越少,大家都在手机上玩。有时候我们守到凌晨三四点只是为了一桌客人,还要给他们供茶水点心,成本太高了。”

短短几个月,李芬亏损了约6万元。

先是小区门口的棋牌室开始关门,再是被称为“象山麻坛市中心”的步行街开始冷清,一批微信群,正在逐渐瓦解在这座县城盘踞十余年的“大产业”。

2,高速更替的平台

一个小小棋牌手机游戏为何会产生如此大的冲击力?

记者调查发现,与其他需要通过精良制作、内容营销增强用户黏性,引导用户付费行为的移动端游戏不同,地方棋牌手游的发展逻辑可以说是简单粗暴。

这类游戏的目标市场对准的正是某个区域内的几十万人口。仅在象山一地,游戏平台上就有丹城麻将、西周麻将、石浦麻将三种可供选择。

地方规则、方言配音、以人际为依托组建的玩家微信群……这让游戏具备了天然的亲切感和优异的用户体验,从而迅速渗透进广袤的城乡社区。

火热的市场也引来了无数团队投身于此。对于一块只针对几十万人口的“小蛋糕”,同行之间的竞争已经到了“厮杀”的地步。

“一乐、夜华、汤团互娱、傲天互娱……玩过的版本实在太多,记不清了。”手机麻将游戏的90后玩家翁俊俊挨个介绍。

从2017年底接触手机麻将游戏,这一年多来,翁俊俊和他的牌友们,已经辗转换了六七个平台。原因很简单,新的平台通常会给新用户赠送一定的房卡或钻石。

“换平台没什么成本,我们不需要下载多余的APP,也不用进行繁琐的注册,既然能节约游戏成本,何乐而不为呢?当然,没有新羊毛可薅的时候,我们就要比较哪个平台成本更低了。”

据行业内人士介绍,仅在象山一地,就存在10个不同的麻将游戏平台:“但是目前多半已成空壳,几乎没有什么上线率了。”

记者从网上找到了一款名为“雀神会”手机棋牌游戏,该游戏开发公司注册地在重庆。当记者询问能否向其定制一款专属于象山地区的麻将游戏时,客服当即允诺。

“只要是首个联系官方推广运营的,就是这个地区的总代。作为总代,你直接就是9级代理。”客服说。

据介绍,“雀神会”代理共分为13级,每级都有相应的业绩要求和分红比例,9级代理需要完成128万元的业绩,从中可以拿到40%的分红。当然,这些业绩都要靠出售“房卡”完成。

同时,客服也不忘提醒道:

“我们会给你3个月的保护期,如果3个月之后这个游戏推广仍无进展,那么你就可能被别人取代。”

“雀神会”在宁波地区曾开发过两款麻将,但是推广并不乐观。

“主要还是因为代理成本比较低,我们定制游戏不收取额外费用,很多代理就抱着做不起来也没多大损失的心态来参与,并且不少代理本身在各个平台间的流动性也很大。”客服总结道。

据介绍,定制一款手机棋牌游戏,一般报价在5万元到15万元之间。由于市场竞争激烈,这笔费用也常常被游戏开发商忍痛放弃。

3,闻风而动的资本

棋牌类游戏背靠巨大的市场,资本市场也在推波助澜。

4月16日,依靠棋牌类游戏起家的禅游科技正式登陆港交所。这是自2018年末,内地恢复新电子游戏版号发行后,首个在港上市的网络手机游戏公司。

据了解,禅游科技目前用户超4亿,月活跃量达350万,棋牌类游戏是其主要营收来源。数据显示,2016年~2018年,牌类游戏分别贡献2.94亿元、4.32亿元、4.24亿元,占游戏总收入的86.9%、94%、88%。

棋牌游戏公司家乡互动也在今年3月底再次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。此前,老牌游戏厂商博雅互动和联众游戏已于2013年和2014年在港股上市。这四家游戏公司的业务里,棋牌游戏均为营收主力。

而在A股市场,2016年,上市公司昆仑万维用20亿元的整体估值,收购成立仅8个月的棋牌游戏公司北京闲徕互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引起各界关注。

据昆仑万维披露的数据,闲徕互娱无疑是一家超级赚钱利器:成立仅8个月后,营收便达到4.5亿元,净利润2.8亿元;2017年净利润达9.32亿元;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达5.63亿元。

闲徕互娱主营在线社交棋牌休闲产品,目标人群为3~6线城镇居民。而让闲徕“一枝独秀”的正是其旗下棋牌游戏广泛使用的房卡模式——“熟人约局”。

同年9月,天神娱乐全资子公司以9.86亿元,收购了深圳市一花科技有限公司100%股权。当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比增长85.15%。天神娱乐把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归功于合并范围增加所致。

其实,这样的“财富神话”,在宁波也有上演。

2017年10月,宁波百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推出棋牌游戏《阿拉宁波麻将》两个月之后,富控互动便要以13.6亿元对价现金收购了其公司51%股权。

根据富控互动的公告,2018年1至5月,百搭网络实现营业收入11,748.73万元,实现净利润9,357.66万元。截至2018年三季度,由于未能就相关事宜与百搭网络达成一致意见,公司亦未能对百搭网络实现有效控制,上述财务数据未经审计。

尽管在资本的加持下,有些棋牌游戏公司玩得风生水起,但政策风险仍像高悬的达摩克里斯之剑,令从业者不容忽视更不敢轻视。

禅游科技在招股说明书中特别提到:国内关于虚拟货币以及反赌博的法律可能会对主营业务产生影响。同时,版号发放政策存在不确定性,也会对公司发展造成影响。

事实上,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,国内针对棋牌游戏涉赌进行了多轮打击,其中不乏联众、博雅等知名棋牌游戏厂商身陷囹圄。

宁波游戏中心市场部负责人坦言:“我们不得不承认棋牌游戏有其‘灰色’的一面,我们也时刻准备去适应新规则的变化。手机棋牌市场已经到了一个加速洗牌的阶段。”

一边连接的是大众娱乐背后巨大的市场潜力;而另一边则暗藏着赌博等灰色地带,冒着巨大的政策风险……摆在棋牌类游戏面前的,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潘多拉魔盒。

文章评论